第二百七十四章骂仗

  李山在钱金骨心中一向是机敏的,所以听到李山的回答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便带着李山来到山顶承殿。

  承殿这个地方李山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自从钱金骨被李山的“天赋”惊到之后决定好好培养李山,除了时常带来不少手札之外便给李山一块令牌,那令牌就是能进入承殿藏书阁的信物,承殿当中的藏书阁不像弟子院中的书院,里面全是需要资格才能观看的书籍玉简,李山得次机会当然无比珍惜。

  不过像李山这样还不是亲传弟子的人在藏书阁里面呆的时间会有限制,而且行动范围也有规划,诸多不便。然而就是少数书籍也让李山乐此不疲的往藏书阁钻,这也是为何李山能很快就推演炼器的原因,无他,看的多了炼器理论也就记得多了。

  当初李山看这些书完全是浑沦吞枣一样,当然他是仗着小珠子才敢如此行事。

  再次来到承殿,走的道路与第一次和后来前往藏书阁的路完全不同,承殿之中满是迷雾笼罩,这是阵法的功效,每次来到这里李山都会隐隐约约感到刺骨的寒意,这寒意是从脚下的阵法中传出来的,表明这阵法可不是简单的迷阵而已。

  一块令牌在前面摇摇晃晃的飘着,开出一条通往前方的道路,很快李山就被钱金骨带到一处宫殿之前。

  这宫殿看上去很有器符峰的风格,似乎整个宫殿都是一件法器,上面流露的道文一看就是一件上品法器,至于是几锻上品法器亦或是半步灵器,没有仔细查看李山并不能确定。

  说起来承殿中的各个建筑拿出去一件都是一个上品法器,该说不愧是器符峰。

  还没等进入宫殿,就听见里面吵吵闹闹的不得安生,李山顿时就明白来找茬的人就在这宫殿里面,顿时脸色一正,心中的杂乱思绪全都消失不见了。

  “钱金骨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浪费我们宝贵时间!快让他那个下宗徒弟出来!”这说话的声音听上去是个中年人,那个“下宗”字眼咬的特别重,语气中满是嘲讽的意味。

  “金兄,着什么急啊!让咱们等就等呗,等人来了再算账也不迟!”又是一个略显阴冷的声音,看似是劝,其实是往上烧一把火。

  “哼!金钟,我看你是什么意思!看我器符峰好欺负就来撒野吗?!”钱金骨在外面就听见里面的冷嘲热讽,顿时往殿内一跨,出现在里面众人的面前,语气严厉的对这其中一个人说道。

  里面的人顿时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众人齐刷刷的看过来,而有个声音在钱金骨脑海中响起:“他们这几天没一天安生的,赖在这里不走,也不用给他们面子,简直胡搅蛮缠。”

  “我当是谁,钱金骨,你不是去找你那个‘下宗’徒弟了吗!怎么,叫来了?真是好大的面子,让我们这么多长老一等就是四天!”这时候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开口说道,听声音正是刚开始那个中年人的声音,这人似乎叫金钟,目光从一开始就放在了李山身上。

  李山眼观鼻鼻观心,对各种打量在自己身上如同针扎的视线不为所动。

  而其他人自然是看到了钱金骨身后的李山,众人表情各异,当然更的则是厌恶的神色。

  “金骨,这就是李山此子?”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钱金骨立马收起冰冷的神色说道:“禀告大长老,此子就是李山,仅仅与我学了五个多月的炼器就达到能炼制二锻中品法器的程度。”

  “不错。”那个声音说道。

  “李山见过大长老。”李山适时站出来行了一礼,顿时就有看不惯李山的长老发出不屑的声音。显然本就看李山不顺眼的他们,觉得李山不管做什么都是投机取巧,比如现在,李山按照规矩见礼在他们眼中就是巴结大长老。

  “起来吧。”那个声音说道,李山自然起身,随后跟在钱金骨身后落座,而周围的人虽然没有出声但很明显一个个都恨不得立马开口骂起来。

  李山站在钱金骨身后不动声色的观察这在座的各位,其中有七八位没见过的修士正一脸不善的看着他,剩下的十几个人对他则是露出少许善意,其中坐在主位的则是个身材魁梧的老爷子,脸色红润但此刻正一脸的无趣。

  那些对他表达善意的修士或多或少都有一面之缘,正是器符峰上的各个器修长老,他还看到了两位符修长老,只不过他们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当下就让李山明白谁是来者不善的人。

  那些长老看服饰分别是第九峰、兽林、归衍殿以及七星峰的长老,其中归衍殿的长老对李山的感觉说不上敌意,似乎是有些欣赏又不明显。

  归衍殿的长老会来很正常,归衍殿也是九峰之一,又被称为归衍峰,归衍殿平日就是负责处理弟子各种事项的地方,类似于落霞谷中的执法堂,当然要比执法堂的权利要小些,然而归衍殿同样也有权利处理长老之间的事情,就比如炼丹峰中的长老名额变动,需要归衍殿的批准才能进行挑战。

  毕竟长老在元极宗的地位颇高,但长老之间也会有矛盾,也需要攀比,归衍殿便管这些。

  看起来归衍殿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钱金骨,让你徒弟出来说话!”金钟语气很冲,对钱金骨这位同级的长老也是丝毫不客气,直接开口就是这样说道。

  “有什么屁快放!何必为难小辈,我说话也是一样。”钱金骨眼皮也不抬,金钟语气很冲他的语气更冲。

  “可别忘了你钱金骨是元极宗的长老,不是落霞谷的长老!”另一人不冷不热的说道,提醒钱金骨注意自己的身份。

  钱金骨露出讥笑的神色,说道:“林长老,难道你认为落霞谷不是元极宗的地盘?谁给你的胆子将落霞谷从元极宗分离出去!”

  那个林长老一噎,随后气恼的说了一句:“钱金骨!你不要混淆视听!”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