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逼迫

  钱金骨露出嘲讽的笑容:“混淆视听的人是你林长老才对吧,若你敢在此刻扬言落霞谷不属于元极宗,是星武院或者太上魔派的附庸,我就敢当场把我这弟子击杀!”

  钱金骨这话一出,顿时就有人脸色变了,这话说的太诛心了,将某个宗门从元极宗中剔除出去,除非那个宗门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更不用说将这个宗门推到另外两个顶尖宗门名下,这已经牵扯到三宗之间的关系,就算这是在私底下也没人敢乱说话。

  更何况,在最上座还坐着一位器符峰的大长老,大长老代表了元极宗最高层,他们就更不敢乱说话了。

  这时候他们才察觉到,自己等人拿出的借口,最大的一环已经被人废了:在钱金骨这么刚硬的一句话出口之后,谁还敢拿落霞谷不是元极宗的地方说事,一个个乖乖闭上了嘴。

  其实落霞谷是不是“属于”元极宗的地盘要从两方面说,若从大方面来说,元极宗管辖范围囊括了大半楚国,落霞谷可不是在元极宗的范围内。可若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元极宗”代表了整个元极宗山门,那么与元极宗甚远的落霞谷当然不属于元极宗,毕竟是两个宗门。

  但因为钱金骨将话题逼到一定境界,他们都不敢接话了,就算明白两人说的概念不同,也不敢争辩了,揣揣不安的偷眼看最上位的强壮老者。

  有的人则是那眼睛瞧着李山,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反应,仿佛钱金骨口中当场把他击杀的话不存在一般。

  李山安静的站立在钱金骨身后,面沉似水,没人能从他神情的变化察觉到内心在想什么。

  大长老却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对双方的争吵视若无睹,又是挖耳朵又是挠头皮的一看就是极其不耐烦的模样。然而这种牵扯了两个传承之间的纷争,大长老与归衍殿的人必须在场。

  大长老这幅敷衍的态度显然没有在意刚才的唇枪舌战,就让前来“问罪”的长老气焰顿时嚣张起来,那些人挑着眉。

  “落霞谷暂且不谈,但李山作为下宗弟子,据我所知他还没有加入元极宗吧?但他却越俎代庖,这件事如何说?”另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长老突然开口说道,看穿着打扮是七星峰长老,年级在七旬左右,然而一开口便是问题的关键。

  其实落霞谷是不是元极宗的附庸这些人根本不在意,就算落霞谷被称为五中宗之一,这也是元极宗将能压榨的全部收刮进元极宗,剩下的边角材料才落到这些中宗手中,在元极宗弟子长老眼中,中宗下等宗门没有区别,要说区别也只是名头以及分配多少的问题。

  这也是导致为什么元极宗空前强大,但它治下的宗门却弱小不堪,就算是落霞谷这样的二等宗门也是一样的。

  他们真正看不惯的是李山这个“下宗”弟子赢过元极宗本宗弟子,仅此而已,至于要将李山“绳之以法”,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事情最后会不了了之,毕竟李山为元极宗赢了脸面,他们的真正目的恐怕是打压李山,就像他们以往打压所有前来元极宗的下宗弟子,只要不真正加入元极宗就不要想着安宁。

  李山隐约感觉对方众人的态度有些不对劲,却想不通是什么回事,心中微蹙起眉头,他觉得眼前这六个面露恼色的长老似乎有异,一头雾水的李山自然是想不到对方真正的目的。

  钱金骨脸色阴沉,李山却是看了看钱金骨的脸色突然上前一步说道:“弟子斗胆敢问长老名讳?”

  “老夫七星峰毛升。”那个七旬老者点了点头对李山说道,神色间完全没有将李山看在眼里,或许此刻回应李山的话也只是看在器符峰大长老的面子上,恐怕换了个地方,李山还没开口就被打趴下了。

  “毛长老,还请听弟子一言。”李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弟子礼。

  “说,你若是有什么不服尽管说出来,省得你一会儿叫屈。”对方冷笑一声说道。

  李山直起身子,直视对方眼睛:“弟子一身炼器造诣全是钱师父所教,在五月前弟子对炼器一无所知,弟子既然受钱师父教导,虽没有被钱师父收为名下弟子但心中却已经认钱师父为师,无量道宗狂徒挑衅器符峰尊严,便是在挑战器符峰所有长老的尊严,弟子作为器符峰一员自然不能袖手旁观,那时候弟子只是维护师父尊严的徒弟而已。”

  说完李山一礼就要退后站好,却冷不丁的听到一个冷笑的声音:“既然你这么尊师重道,那便直接拜入元极宗钱长老门下,何必挂着落霞谷弟子的名头!”

  李山一听,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明白了对方到底打着怎样的主意。

  李山脑海中心思电转,在元极宗这些日子他所有经历的事情全部过了一遍,顿时发现,自己表现的太过分了,从一开始进入元极宗的高调,到后来被查出四灵根的废柴,然而修炼天赋再差也不能掩饰他在炼丹、炼器上的“天赋”,他的炼丹造诣已经经过炼丹峰所有长老鉴定,而炼器造诣则是钱金骨亲手教导出来的,短短五个多月已经足够让人看清他的天分,这两道只要持续学习,恐怕会成为丹道、器道两道的宗师,如此人才,元极宗怎么可能不心动。

  然而李山心中疑惑的则是,就算他的“天赋”再高,也不能掩饰他灵根只是废灵根的事实,想要培养他,恐怕花费的资源更多,元极宗怎么可能会花大价钱!

  “怎么?!为何不回话!”这声音如寒风刺骨,步步紧逼着李山,逼他答应。

  “够了!毛升!我师徒的事情轮不到你们管!”就在李山脸色逐渐难看,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一道严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正是钱金骨的声音,只听他继续说道:“我自会收他为徒,就算我徒弟不是元极宗弟子还是我徒弟!”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