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搅局

  “就算我徒弟不是元极宗弟子还是我徒弟!”

  一句话,如同闷雷一样在李山心中炸响,他一向认为自己不是感性的人,但在此刻,他确确实实被钱金骨触动了,然而即便如此,就让他抛弃落霞谷中的一切?

  虽然看上去高深莫测却对弟子极其护短的师父,淡漠却能处理好一切事宜的大师兄,平日里温和却是极度丹痴的二师兄,虽然不常见面但对他暗中照顾的三师姐,最重要的还有留在落霞谷的王兰兰,让他将这些人扔下不管?

  李山自问做不到,虽然他成为元极宗弟子之后也不是不能回落霞谷,但那时候他的身份就变了,恐怕就算是朴磬道长,也只能称他一声“李兄”,这让他怎么答应?!

  心怀愧疚的李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是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就在堂中气氛凝固的时刻,一个笑呵呵的声音传进所有人耳中,顿时就有人脸色一变,除了器符峰大长老没有起身之外所有长老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门外施礼道:“晚辈见过梁圣。”

  李山作为修为最低还只是弟子,更是不能干站着赶紧跟着施礼。

  从外面乌泱泱走进来五六个人,其中大部分还是李山认识的,顿时让他有些傻眼。

  来的总共有六个人,其中在最前面领路的是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白发童颜身板挺直,脸上却带着与年龄完全不符的笑容,让李山总有种看八岁顽皮小童的感觉。而老人身后,则是跟着五位脸上都是带笑的长老——全都是炼丹峰的长老。

  看诸位炼丹峰长老对最前面的长老的尊敬,显然这位就是李山一直想瞻仰却没机会的梁圣,也是元极宗唯一一位七品炼丹师,更是炼丹峰的大长老。

  “梁老头,你不是嫌我器符峰太闷,发誓不来了嘛!”这时候一直摆着不感兴趣态度的器符峰大长老斜靠在椅背上,用眼神斜睨着进来的梁圣。

  梁圣不屑的啐了一口,说道:“谁稀罕来你这破地方,我是来要人的!”

  “你要谁?”这回换到器符峰大长老纳闷了。

  梁圣的目光转了一圈,最终落在李山身上,顿时喜笑颜开,突然身形一闪就不见了踪影,李山只感觉眼前一花,梁圣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在李山一脸懵逼不知道事情怎么突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梁圣抓着李山的胳膊捏了捏把李山疼的脸色一苦,随后上下打量了李山一眼:“好!不愧是炼丹的苗子!跟着罗行真那混蛋炼器可惜了!走走!跟老夫回炼丹峰,好好和我讲一下基础手法三十二式!”

  李山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群丹修长老中有几个和他的关系特别好——咳,就是因为李山的基础手法三十二式吵的最凶的几位,还因此经常虐待李山的那几位——他们一个劲的给李山使眼色,口中还念叨着“三十二式”,他就明白这几位将基础手法三十二式交给了梁圣。

  就说嘛,为什么梁圣这样的大人物一来就是找自己的。

  李山承认自己天赋平平,然而对于改进过的基础手法三十二式,李山敢打包票中低级炼丹手法中没有哪个比它更好的了,甚至若是李山不告诉别人他所用炼丹手法乃基础手法三十二式,他改个名字都能当高级炼丹手法用。

  当然,对于梁圣这样的七品炼丹师,肯定对基础手法三十二式没有贪心,因为就算是诸位六品炼丹师,对改进过的基础手法三十二式都只怀有学习的态度,也没人逼迫李山说出全部的改进版基础手法三十二式。

  想来经过研究,这些丹修长老已经发现,李山交给他们的手法具备一定的连贯性。

  能引起梁圣注意的也只有基础手法三十二式了,这么一想李山就安心不少。

  “等等!”器符峰大长老罗行真,突然开口叫住梁圣:“你这不合规矩吧!”

  “哪不和规矩?这小家伙也是我炼丹峰的弟子!”说着梁圣招了招手,泰还长老就走出来施了一礼:“晚辈泰还见过罗前辈,李山正是晚辈收的弟子。”

  罗行真竟然没说什么,还点了点头,说道:“以前也有弟子拜入两峰的例子,没坏规矩,行了,你赶紧带人走!”后面那句话是给梁圣说的。

  那些前来问罪的长老张了张嘴,但见两个大长老都已经决定了,他们也只能闭上嘴不敢再造次了,就算想用什么宗门规矩留下李山,但没想到李山也是炼丹峰弟子,这一走真是名正言顺,连刺儿都挑不出来。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行行行,老夫也懒得和你多说!走走走,都走!”梁圣一脸嫌弃,一把拉住李山顿时化成一阵风就顺着大殿而出,而他身后几位丹修长老则是向着众人行了一礼,乐呵呵的告别,才追着梁圣离开大殿。

  一行人一走,就剩下大殿中十来人大眼瞪小眼干看着,主角都走了,他们这些兴师问罪的人也没趣儿呆在这里,一个个哼了一声匆匆离开,唯有那位七星峰毛升长老颇有深意的看了眼钱金骨,随后一脸可惜的离开了此处。

  而钱金骨,现在心情颇好,方才诸位丹修离开之前,泰还曾给他传过音,大概就是梁圣是他们请来帮忙的,让他无需担心,只是李山需要在炼丹峰待上一段时间。

  虽然他心中有些遗憾李山没有答应成为元极宗弟子,然而当初他就没有抱着让李山放弃落霞谷的打算,故而现在根本不心疼,但到是李山愧疚的神色让他心情大好。

  “金骨,李山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和我详细说说。”这时候,其他人已经被罗行真挥退,只留下钱金骨一人,这才问道。

  李山一直没有仔细观察这位器符峰大长老,若是他认真观察一番就会感觉这位罗行真长老略面善,正是当初他被分配到元极宗后,领着他们一众器符峰弟子来器符峰的徐白谦长老,将他们带到承殿中见的人,就是这位罗行真。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