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无尽路

  “……”吴师师看了眼那位弟子,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气恼,随后转过头理直气壮的对李山说道:“他走的也是无尽路!”

  李山刚要说什么,就被吴师师打断了:“我说是就是,你赶紧上去!”

  随后吴师师就拽着李山的衣领,把他扔到了无尽路的第一个台阶上。

  李山心情微妙,这位吴师姐是不是太有性格了点?一般人降不住她啊!李山很想对吴师姐说一句师姐你这样恐怕到时候嫁不出去。有生怕被吴师师大庭广众之下摁在地上暴打,只能忍下自己作死的冲动。

  刚一进入无尽路,李山就感觉身体一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他身上,好在这压力并不大,以李山五个月不断炼体的身体素质,在这股压力下轻而易举。李山回头看了眼,发现后面竟然没有台阶可下,吴师师等人也不见了踪影。

  现在,李山只能选择继续往前走。

  他不知道怎么放弃,不过想来就算放弃了从五金路上下来以吴师师的性格,怕是还要将他再扔上来一次,这么一想,李山还是觉得继续走这无尽路比较好。

  “二师姐,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好?无尽路就算是咱们都没挑战过。”水周见自己的小伙伴被强硬的扔上了无尽路,内心窃窃,小心翼翼的说道。

  吴师师瞥了他一眼,随后一脸笑容:“有什么不好的,我跟你说李山这小子不逼不行,整天把自己藏着什么都不露出来,上次他去挑战也是我扔下去的,他还说自己赢不了无量道宗那个小辈,最后怎么着?还不是被李山这小子赢了。”

  “你不想知道李山这小子到底是个怎样的水平?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念叨我就送你上去陪他!”吴师师对自己的决定感觉无比自得,看了看正在无尽路上的李山,满意地点了点头。

  水周一听赶忙缩头,只能对李山默哀了。

  而在无尽路上的李山,丝毫不知道距离自己不过一步之遥的地面上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现在他身后一片漆黑,只有前方能看到光明,而弟子堂的房檐就在无尽路尽头,总让人感觉只要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弟子堂真容的模样。

  李山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更多,轻轻往前走了一步。

  如他所料,身上的压力有不小的增加,然而对李山来说依旧不算什么。

  地上,吴师师看着李山谨慎的行为,微微翘起嘴角,心里想着李山到底会做到怎样的程度。

  李山看不到地上的场景,但广场上的人却能将李山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空空荡荡的五金路上走了个人,就仿佛是在雪白宣纸上滴入一滴墨迹一样明显,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弟子的注意。

  “有人挑战无尽路了!”有人惊呼。

  又吸引不少弟子的目光,一见到李山身上穿的制服就更是惊讶了:“器修?”

  随着这边的动静闹得越来越大,不少人都围过来看好戏。

  很快器符峰见过无量道宗成自文挑战的弟子纷纷认出来李山,这些器修对于李山感官很好,因为李山为器符峰出了口气,在元极宗各峰之间出了把风头,他的名字很快就传遍了。

  “是李山!前段时间两场胜利的得主之一!”

  “原来是他!”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这些李山一无所感,他稳健的一阶一阶往前走,刚开始他的肉身强度还能撑得住不断增强的压力,但大概是走到十二阶的时候,压力陡升李山不得不用出一身横炼功法,硬是顶着压力再次往上走了两阶,最后撑不住只能运转功法开始抵挡压力。

  果然,一旦运用法力压力顿时下降下去,李山一步一步往上走着,待数到二十四的时候,李山突然感觉周围景色一变,前方后方的景色变成了一片雾气缭绕的竹林,一条幽深小道出现在自己面前。

  与此同时,李山脑海中关于自己“正在闯无尽路”的东西变得模糊不清。

  李山有些疑惑自己怎么在这地方,并没有贸然往前走,而是探出神识一扫,随后面上的疑惑之色更加浓郁,在他的神识扫视之下这竹林一切正常,然而他就是感觉这竹林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他又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前方并没有危险,对自己的神识李山很自信,经过这五个月不断的推演炼器、炼丹之法,神识又有了明显的提升,神识强度已经突破到结丹中期,在神识扫描之下竹林里的一切李山都能感受到,除了他自己一人之外没有其他人在,于是他便小心翼翼的走进竹林中,顺着小道往前走去。

  竹林中雾很大,方圆五丈之外根本看不清,李山只能万分小心,虽然神识扫描之下他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但下意识他还是摆出一副警惕的样子。

  不知走了多久,李山突然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一束雾蒙蒙的亮光穿透雾气照过来,与此同时李山听见铃铛叮铃铃的声响,伴随着脚步声逐渐靠近。

  李山顿时警惕起来,伸手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腰间,却扑了个空。李山楞了一下,随后疑惑自己怎么下意识要摸腰带,明明腰带上并没有什么东西,他只能疑惑的摇了摇头,这时候雾气中的人已经走了出来。

  走过来的是个八九岁的小女童,女童拄着一个比她高的细杆,杆上挂着一个和她脑袋差不多大的马灯,亮光正是从马灯上传来的。而女童另一只手上则拿着一个小巧的铃铛,每走一步就摇一下。

  这时候那女童已经看到李山,原本不高兴的小脸上顿时洋溢起笑容:“呀!原来真有人在这里,原来爷爷没有骗我啊!”

  “这位小姑娘……在下李山,敢问这里是何处?”李山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小姑娘,随后抱了抱拳说道。

  这女童一身鹅黄色的衣裙,头发挽成两个小包子,各插着一朵桃花,身高只比他膝盖高那么一点,噔噔噔的跑过来,似乎手上那个马灯没有重量一样。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