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玄女峰弟子、手脚

  ,这一次宴请,最后的结局是宾主尽欢,直到所有灵肴都被吃光,所有仙酿都落入肚中,众人这才一一道别。

  带着微醺,李山回到了器符峰,这仙酿不愧是专门提供给修士的酒,李山硬是被灌了个半醉。

  钱府众弟子早就回到器符峰,程浩的人办事很不错,将李山的话原原本本的禀告给钱府众弟子,所以这些人才没有等着李山。

  到了自己的院中,李山打坐将酒液从体内祛除,想起在宴会上吕定书所说的情报。

  其实吕定书说的消息他早已经知道,只是不如这几人知道的清楚。对连钦已经找了帮手,他找的帮手会在考核大比中动手等等,他早有预料,所以对此也不会惊讶,只是没想到这程浩几人来接触自己就是为了说这件事,说是结个善缘。

  修士讲究因果之道,李山既然承了对方的情,虽然心中最后那点警惕依旧没有消失,李山还是接下了这段善缘,至于以后这些人有什么要帮的,能帮一把帮一把吧。

  第二日,李山又来到弟子堂,这次他不仅仅将修为考核了一次,同时也再进入丹器房,考验了一番炼丹造诣。

  李山在修为考核过程中没有用尽全力,事实上任何一个修士都不会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轻易暴露自身修为,此时在弟子堂周围晃荡的,可不只有前来考评的弟子,还有专门来收集情报的人。

  在他考核的时候,李山不止一次感受到隐晦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便下意识收敛隐藏自己真正的实力,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因此得知他到底隐藏了几层修为。

  不过李山的修为倒是完完整整的测了出来,毕竟只要李山的手一沾到测力石上,他的修为就暴露在外。

  李山如今修为已经达到筑基巅峰,然而他在短时间内不打算冲击金丹之境,虽然他一直在用贡献点兑换能够提升晋升金丹修士成功率的宝物,然而这类宝贝价格昂贵,供不应求,李山侥幸得到两三件,就再也找不到更多的东西。

  且他拿到手上的三件东西还是残次品,恐怕更好地东西已经被更有势力的人拿走了。

  李山心中还计划着这次半年考核得到些好处,再与元极宗兑换更好的宝物。

  等到测试完,李山正准备离开归衍殿,恰巧在此刻走来一个身穿粉红宫裙的女子,这女子一身奢华宫裙,但样式依稀能看出元极宗统一制服的模样,只是更加繁琐华丽而已。

  这女子一步步走来,看似随意却让李山感到不小的压力——这位女子乃是结丹修士,却在此刻肆无忌惮的冲着他释放压力,好在李山神识也是结丹初期的强度,然而只是如此还不够。

  他感到举步维艰,干脆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眉头蹙起。

  在元极宗中有一峰很特殊,里面只招收女弟子,男弟子若是没有邀请就贸然进去只会被打出来,这便是元极宗的玄女峰。

  玄女峰的女弟子可不得了,身为女子的她们硬生生将玄女峰的名头把升到九峰当中第三,且不是靠着美色,而是实打实的战力。

  对这种独立的女子,李山一向很是敬佩,但就算再怎么有好感也不代表对方无缘无故针对自己,面对这样的情况,就算对方是女子,李山也不会退让。

  就在李山蹙着眉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那女子看似有缓慢轻柔的步速,却很快来到李山身边,二人擦肩而过,李山听到一声充满磁性的女声,带着调逗与戏谑:“你可要站好队哦,莫要自绝。”

  李山眼神瞬间锐利起来,然而对方已经迈着婀娜的步子离去。

  浑身的压迫全部消散,李山转身看着对方缓缓走进人群当中,一身粉红的华丽宫装让对方在人群中显得分外显眼,显得格格不入。

  心中不知有何感想,李山可不认识这个玄女峰的弟子,对方所说的一句话没头没尾,让人一头雾水。

  站队?

  李山就带着这两个字,离开了归衍殿,在路过山脚坊市的时候,李山心中一动,停了下来,随后就走进坊市中。

  一个时辰后,李山面带微笑的从坊市中走出,身后跟着一个带着谄媚笑容的内门弟子。

  原本身为内门弟子根本不会如此,然而架不住李山财大气粗,此刻带着堆笑和李山招呼:“李师弟,下次再来啊!”

  李山前脚刚走,那个原本一脸堆笑的内门弟子却冷冷的笑了笑,看着李山逐渐远去的身影挑了挑眉,随后对一旁一个路过的外门弟子传音说道:“告诉陆师兄,东西已经放好,对方应该没有察觉。”

  另一边,李山随意瞟了眼自己的储物袋,里面有个小赠品,藏在他买的符篆中,不过他不打算现在处理这个小玩意儿,好在对方知道自己对丹药、法器有很深造诣,在这方面根本不敢弄虚作假。

  一个时辰前,李山被那个玄女峰弟子的话弄的有些疑神疑鬼,他心中有所猜测,然而很快就被他自己推翻——现在邪灵之气的危机在前,哪有时间让元极宗的高层争权夺势,可以想到人族的贪婪,他心中就不确定了。

  这时候他就发觉自己准备的东西有些不足,正巧来到坊市,李山便换了些能用上的物件,方才那个内门弟子是他在坊市一家符篆店铺购买符篆之时,遇到的店家,因为李山出手阔绰,所以态度非常好。

  但私底下这人在李山的符篆中参杂了其他东西,这人显然没有想到虽然李山不会符篆之道,但他却涉猎过这些知识,简单的辨认符篆还是可以的,这张符篆具体功能并不清楚,但李山却能猜出它有什么功效:将自己所处的位置暴露在他人面前,好让人来围杀,不是么?

  李山带着古怪的笑容,回到了器符峰。

  自从自己主动脱离钱府的保护,站在前台之后,各种事情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往外冒,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