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无量道宗的打算

  人自从无量道宗的弟子挑战元极宗外门弟子后,整个元极宗就越发的热闹,无量道宗众人被安排在第九峰边上一座浮岛上住下,还禁止元极宗弟子无缘无故进到无量道宗众人居住之地。

  而无量道宗弟子可能也知道自己等人在元极宗属于过街喊打的角色,除了特定场合故意惹眼外还是很安分的,没有故意挑逗元极宗弟子的怒气,若是逗的太过真把元极宗惹火了得不偿失。

  随着半年考核的接近,各个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其中就有无量道宗的这些来人。

  无量道宗与元极宗分属两个国家,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若不是邪灵之气的危机在前,恐怕元极宗是怎么也不会引狼入室。

  这时候的天冲岛上很安静,里面一个杂役弟子都没有,事实上这些无量道宗的人在天冲岛上住下后,就把所有属于元极宗的弟子全部支走,只留下一二人传话用。

  此刻某处房间内,无量道宗三十四位修士全部都在场,一个不少。

  为首坐着一个大约半旬的老者,此刻低着眼眸沉思,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静气凝神的模样,都等着这位老者发话:再过一两日,就是开启秘境的日子了。

  这次无量道宗来了三十一人,十位练气修士,十位筑基修士,十位结丹修士,三位结丹巅峰,一位元婴长老,恐怕这为首的人就是无量道宗来的马仲守长老了。

  “上次谁输了?”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中,马仲守缓缓开口,声音带着懒散的意味,却让人一听就觉得压迫甚大。

  “弟子输了。”当下,就有三个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其中一人就是成自文,三个人脸上的表情很平淡,然而元极宗只是赢了两场而已,其中一场是平,恐怕在无量道宗这些弟子眼中,既然是平手,就没有赢,也就是输了。

  “我希望看到他们的首级。”马仲守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地说道。

  没有人有犹豫的神色,连忙答应道:“弟子谨遵法旨!”

  唯有成自文眼神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他心中充满遗憾,对于李山这位“侥幸”赢了自己的道友,成自文还有些欣赏,毕竟与李山论道一番,他的眼界的确开阔了不少。然而也因此,他被长老狠狠责罚了一番,因为原本器符峰是没有哪个器修能够比得上他,但硬生生被李山给截胡。

  对此成自文还感觉无所谓,不过现在长老发话了,就算他再怎么欣赏李山,也只能痛下杀手。

  秘境可不是小孩子玩的过家家,里面死伤个把人再正常不过,甚至他们几人在回去的时候也会少几个,不过他们不在乎,甚至已经有人在心中想着就算拼了这条名,也要带走一些人的命。

  早在一天前,长老给了众人一份名单,上面记载着元极宗各个天才弟子的名字,而这个名单,叫做必杀榜!

  “这次元极宗结丹弟子会去极泉秘境,你等务必取到赤煌灵果。”马仲守继续说道,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换了任何一个人听到他的话都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赤煌灵果可不是普通的灵药,这赤煌灵果生在赤煌树上,足足千年才能成熟,元极宗建宗这么多年来只得到过一枚赤煌灵果。这赤煌灵果已经达到高阶灵药的程度,也就是说至少是七品灵药,这可是炼制七品丹药的灵药,且赤煌灵果本身就具有修复渡劫失败的伤势。

  修士的劫不是那么好渡的,一个不小心就会劫火加身,轻则重伤疗养几百年,重则当场殒命,还有的修士一旦渡劫失败,晋升之路就会被堵死,而赤煌灵果竟然有修复天劫伤势的功效,怎能不让人心动。

  元极宗的极泉秘境恰巧有这么一颗赤煌树,上面结了几枚半青不熟的果子,上次极泉秘境开启的时候元极宗弟子取走了一枚成熟的果实,这么多年过去已经被用掉,这次算一算时间另外一枚也已经熟了。

  这原本是元极宗内的密辛,也不知这些无量道宗的人是怎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是!”顿时,那十名结丹修士顿时精神一振,他们的修为都是结丹后期,是能够参加弟子考核的修士中修为最高的,可想而知无量道宗弟子到底准备的有多充分。

  听到如此整齐的声音,那马仲守这才抬起头满意的点了点,有交代了三十人一些事情,最后说道:“你等尽全力拿到元极宗榜单上的前十名,这对我宗来说是幸事。”

  “是!”三十人一同拜倒,最后乖乖退出这个房间,各自散去。

  而在房中的三个结丹巅峰长老则是纹丝不动的坐在原座上,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一个长老一挥手,一道闪着光华的符篆就贴在墙上,将所有声音隔绝,这才对着马仲守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现在说说你们都打听到了什么?”马仲守脸色严肃,看了三人一眼,目光中全部都是郑重的神色。

  那个背着剑的剑修最先开口说道:“元极宗所言不错,的确有邪灵之气从阵法中泄露出来。”

  “可知道是哪个阵眼有缺?”

  “是太上峰的阵眼被人取走,上面的气息已经散了,查不到是谁取走了阵眼。”方才那个贴出符篆的修士说道。

  “除此之外阵法可还完好?”马仲守眼睛一眯,突然开口问道。

  “根据古籍记载,弟子对照着看了看,共有三处破损的,都是些小伤,逸散出来的邪灵之气很快就被净化。”另外一人说道,看他的模样似乎是个布阵师,对于这位布阵师的话众人都很信服,没有人对此有异议。

  “然而一处阵眼被取走,长此以往下去,这阵法迟早会崩毁。”那布阵师说道。

  “可知道阵眼到底是何物?”马仲守皱了皱眉,问道。

  布阵师摇头说:“尚且不知,当初师祖拿到手的估计残缺不全,只记录了前半部分,后面根本没有记载阵眼是什么宝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