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曾子偃(二)

  一  “乒!”

  “乒!”

  “??!”

  “??!”

  两柄长剑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二人之间就已经过了上百招,然而二人依旧打得难解难分。

  二人剑术本就不想上下,否则当初也不会在挑战的时候打了个平手,然而现在可不是当时那种点到为止的温和挑战比赛,现在可是生死决斗!

  陈迈势必要杀了曾子偃,而同样的曾子偃也要将陈迈送入黄泉!

  “别白费力气,还是乖乖受死吧!”陈迈大喝,高高跃起,一招满月斩劈向曾子偃头顶,却被曾子偃使剑招挡下。

  曾子偃没有多废话一句,二话不说,只见他的剑上升起一轮小小紫阳,浑身气势节节,长剑挥下:“紫阳神观剑法第一式!”

  “啊!”陈迈怪叫一声,整个人如同旋风一样向后退去,曾子偃的剑招只扫到对方衣角。

  “呼……呼……”一招使用后,曾子偃累得气喘吁吁,却是半点都不敢松懈的盯着陈迈。然而陈迈也不比他好多少。

  在此冰天雪地中追逐两日两夜,不管是曾子偃还是陈迈都很疲惫,若是全胜状态的曾子偃,紫阳神观剑法的第一式,他能够施展上百遍。

  然而两日的追逐让他消耗大量法力,且身上的大部分灵丹已经服用,就为了逃离无量道宗这两个人的追杀。

  至于陈迈原本因为与成自文一同追杀曾子偃,却没想到节外生枝被李山毁去心血炼化的法器,接下来马不停蹄的追赶曾子偃,他身上的法力差不多也该消耗完了。

  方才二人相拼的便是剑法,因为二人都没有了法力,方才一人施展剑法一人施展遁术,此刻都累的气喘吁吁。

  “杂种!”二人僵持了一阵,同时跌坐在雪地上,陈迈眼前就是长老的目标,然而他现在有心无力,只能破口大骂起来:“老子我定要取你项上人头!”

  曾子偃对陈迈的喝骂无动于衷,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陈迈,防止他突然暴起伤人。

  陈迈仿佛在唱独角戏一般,口中各种污言秽语都出来了,只是曾子偃依旧不理会陈迈,让陈迈感到更加愤怒。

  突然之间,仿佛进入一种平衡当中,二人急于消灭对方,一旦恢复一点儿法力就会立马斗在一起,然而依旧是不分伯仲。

  三番四次的试探,谁也不知道二人都悄悄从身上摸出一样事物,藏在手心中不让对方知晓。

  他们都有底牌!可这底牌却要让对方意料不到,才能起到做大作用!

  “去死吧!”再一次交手,陈迈的脸色突然一变,脸上神情变得无比狰狞可怖,藏在袖中的事物也暴露了出来:是一个小小的琉璃人头骨!

  这东西一展现,曾子偃仿佛感受到周遭空气有什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出现,他眉毛一拧:“鬼物!”

  琉璃人头骨上的色泽突然改变,如同夜空一样的蓝色突然染上漆黑如墨的色泽,一看就让人感到不是什么好东西,与此同时,暴风雪所发出的声音变了,如同厉鬼的咆哮,生生要索人性命。

  修真界鬼物不是什么稀罕的玩意儿,然而鬼物的形成大多是修士故意为之,想要鬼物形成气候,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杀害凡人,陈迈手中的琉璃人头骨中住着的不是一般的鬼物,而是修为已经达到结丹期的鬼王!

  已经没时间留给他了!

  曾子偃二话不说,猛然捏碎手中的东西!

  与此同时,正满脸狰狞势必要杀了曾子偃的陈迈突然打了个寒蝉,他感到一股让他无发生出抵抗心里的气息,这气息如此浩瀚,竟然硬生生让自己偶然得来的鬼王也瑟瑟发抖!

  琉璃人头骨里面的鬼王根本不敢出来,甚至连离开琉璃人头骨一步都不愿意!

  曾子偃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陈迈心中大骇,只见一道浩瀚剑气在曾子偃所在之地上空,那威势压迫的陈迈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如此恐怖的剑气带着及其缓慢的速度倒下,而剑刃的方向,正是自己!

  “不……!!!!!!”陈迈心中怒吼:“我还没有结丹!我是天才!我不能死!”

  “轰隆隆隆隆——!”

  恐怖的气浪席卷开来,漫天飞舞的雪花在此刻被横扫而空,等到三息之后才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再看地面之上,一道宽约数十丈,长约上百丈的裂缝凭空出现,数十丈的雪层被掀起,露出雪层下黑黄的冻土,而就在裂缝的尽头,神色怔然的曾子偃呆立在当场,似乎有些恍惚的模样。

  陈迈死了,就连渣滓都没剩下,他那个琉璃人头骨也一道被剑气碾得粉碎

  曾子偃却是心中可惜,若是他早一步知道师父的剑气如此厉害,就一起收拾了成自文和陈迈,后面就不会牵连到器符峰师弟的身上。

  在曾子偃心里,若不是那个器符峰的师弟为他挡住成自文,还拖延了时间,恐怕自己已经成为一具尸体,毕竟两个同样能够越级挑战的天才围杀一人,若非曾子偃有些手段,不然早就被杀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那位师弟,否则我的剑心会有瑕疵!”曾子偃喃喃自语一句,根本没有理会剑气所带来的痕迹,转身就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此时他心中暗暗焦急,他不知道那位器符峰的师弟修为到底如何,只是希望对方现在还没有被成自文杀了,虽然他现在过去也没什么用,但师父给的保命剑气还有一缕,若是对方还活着,曾子偃愿意用一缕剑气救下对方!

  否则,若是器符峰的师弟因他而死,他会留下遗憾,导致剑心出现瑕疵!

  不过曾子偃在心中安慰自己,因为成自文到现在都没有追过来,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被什么人牵制住,而最有可能牵制住成自文的人,也只能是那位器符峰的师弟了。

  曾子偃心中这样想着,脚下却是半点都不慢,或许是心中急切的缘故,很快他就临近当初遇见李山的地方。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