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猎杀

  有这么安逸的过了几日,但其实说是安逸也不尽然,二人碰到的同门也不全是谨慎过头的人,毕竟昆仑秘境里面只有元极宗和无量道宗弟子,自家宗门师兄弟肯定要比无量道宗的外人亲切。

  于是就从这些人口中得知,已经有人组织拉拢人手,一同前往四个三品妖将栖息之地,将它们全部宰掉。

  领头的有三个,当然分别针对三个三品妖将,这三个人都是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重岳峰的武全、七星峰的艾宫华以及主峰宗应,三人全都是筑基巅峰修为,当然筑基巅峰帝子何其多,然而他们三个各个都不普通,都有各自的手段。

  李山当然对这三个人不熟,毕竟他来元极宗也不过六个月的事情,然而曾子偃却对三个人十分熟悉的模样,便和李山讲起这三人。

  元极宗有一本叫做通天魔神体的锻体功法,乃是一门地品功法,天地玄黄四品功法,天品功法就算是元极宗能有一两本就不错了,可想而知地品功法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学到手的功法,而与地品功法相符合的,便是通天神魔体的难以练成。

  想要练成通天神魔体,要有极强的毅力,反倒是天赋倒是其次了,因为这门锻体功法一旦修炼,若是没有到一定境界之前,每天定时定点都会因为打熬筋骨痛的晕过去,不但要消耗大量药材,甚至为了锻体要经受雷电、寒冰、火焰等等淬炼肉身。

  若仅仅只是痛那还倒罢了,毕竟修士哪有怕疼的,然而让人受不了的则是这功法每往上修炼一层,痛苦就会上升,简直就像是专门为折磨人而设计出来的功法一般。

  一般修士还真的无法忍受这功法,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地品功法一旦修炼成功,修士得到的好处绝对数不胜数,至少对于体修来说,经过通天神魔体这门功法淬炼的肉身,可堪比中品法器。

  而武全能够练成通天神魔体,其一身战力绝对不俗,有一句话是一力降十会,说的便是武全这样的体修。

  而七星峰的艾宫华,今年不过二十一的年纪,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当然他的修为并不是最高的,但他是布阵师,其阵法造诣很是高超,是个真正的天才。

  若有缘分,李山要见识一下这位艾宫华,曾子偃介绍这位艾宫华之时,所阐述对方的传承乃是如今的炼器之道,就让李山提起了兴趣。

  一直以来李山从未显露出来自己的炼器造诣,当然他这点底细早就被元极宗诸多长老打探清楚,毕竟紫香这位布阵大师曾经教他阵法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

  李山一直想和人探究古今阵法的不同,虽然他自己已经有些明悟,但他对于当今精细的阵法之道了解不深,再怎么猜测也只是臆想。

  而大多数布阵师,李山根本瞧不上眼,一听艾宫华的事迹,李山顿时就将对方名字记下,说不得真的有一天能和对方畅谈一二。

  艾宫华的修为虽然不是很高,但若说埋伏,可没有谁能够比得上布阵师,只要给布阵师时间,就算艾宫华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他也能将结丹期修士杀了,这就是阵法的奥妙,以弱胜强。

  当然,前提就是布置的阵法一定要精妙无比,不能让对方将阵法破除,否则到时候就只能一死了。

  至于最后一人,则是主峰的宗应。

  这位宗应大约三十来岁上下,修为达到筑基巅峰,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结丹初期,而这位也是大气运之人,其手上有个名为梁门天塔的伪灵器,仗着这伪灵器的威力,加上其师父乃是主峰长老,故而为人有些高傲。

  但除了伪灵器法宝之外,宗应并不是一无是处,恰恰相反,对方的道术用的可谓是精妙绝伦,甚至有部分内门弟子的道术都不如宗应此人熟练,可想而知对方在私底下有多么刻苦。

  所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说的就是宗应这样的人物。

  至于最后一头三品妖将,则是没有人组织起来大多数都是零零散散的修士一同浩浩荡荡得去杀妖将。

  四头妖将分别是一蛇一虎一猴一鹰,那个没有人带领的队伍要去围杀的妖将乃是只体型庞大的老虎。

  听此,李山和曾子偃都是摇了摇头,果然如他们猜测的这样,真的有人会不自量力的自己走上前去喂妖将,真以为妖将是那么好杀的吗?

  武全等人在召集人手的时候,就带走了大量的筑基巅峰修士,剩下的不过是筑基后期修士,这些修士对上妖将必定失败无异。

  对此二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面对妖将的攻击,只要不是特别倒霉,都能激活玉牌离开昆仑秘境,虽然直接被淘汰掉,然而却保住了一条性命,这恐怕也是最好的结局了。

  昆仑秘境中的修士少了许多,二人还能看到匆匆忙忙从他们身边路过的修士,对此二人并没有一同跟上去凑热闹,反倒是依旧兴致勃勃的相互切磋比斗,可谓是斗的不亦乐乎。

  直到第九天的夜里,二人轮流休息,猛然间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从森林深处传来,那声音震荡起阵阵波浪,让整片森林的所有鸟类全部惊慌失措的、扇着翅膀惊叫着飞起,不知去了何处。

  “吼——!”

  下半夜是曾子偃在打坐恢复修为,李山此刻正在守夜,猛然间听到这一生震耳欲聋的兽吼,顿时同时睁开眼睛,同时掠出山洞,跳上树梢眺望远处的森林。

  夜色下一轮圆月当空,让整个森林不至于变成一片漆黑的色泽,在这微弱的月光之下,二人都看清了那边发生了何事。

  在兽吼传出的地方,顺风而来一道道惨叫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的则是玉牌闪烁的刺眼光芒——很显然,有人被玉牌传送出了昆仑秘境。

  “看来,是那些同门师弟们偷袭失败了。”李山轻轻靠口说道。

  对此,曾子偃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