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对峙(三)

  “李山师弟,你未免太狠毒了吧!”李山在外门弟子中很出名,在场的人当中当然有认识李山的修士,不过李山这可是第一次展现自己一身修为,说实在的让不少人都大吃一惊。

  一个面带傲气的青年修士看了眼在地上打滚惨嚎的修士,面色微沉,站出来直面此刻浑身煞气的二人,他的态度很是强硬,用轻蔑的眼神扫过几人,不管是李山而人还是虚华门的两个人。

  李山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无非是他和冰阳二人虽然很有威慑力,然而身份终究只是下宗落霞谷的弟子,再怎么厉害还不是要依附元极宗。

  更何况李山死活不正式加入元极宗的事情早就传开了,五六位长老一起逼宫也没让他改口,然而因为李山身后有钱金骨长老,他自身还和炼丹峰诸位长老交好,所以一些思维比较极端的弟子没敢找李山麻烦。

  不过不能找李山麻烦,不还是有和李山同门的落霞谷弟子?于是转头就去欺负落霞谷其他人了,当然这事情都是私底下做的,根本没能闹大,不是每个人都和李山一样备受照顾。

  说不定落霞谷的弟子还有些怨恨李山,不过李山尚还不知道这些事情,毕竟落霞谷那些同门没有向他来求助。

  “你现在可是在元极宗!而不是落霞谷那样的小地方!”这人带着呵斥的意思,对着李山说道。

  李山没有动怒,他哈哈一笑:“这人蛊惑各位师兄,师弟自然要把臭虫替各位师兄清除了!”

  那人眼睛眯起来,语气中带着怒气:“这事儿轮不到你来管!”

  气势凛然,似乎下一秒就要拔剑斩了李山一般,李山凌然不惧,依旧笑意盎然的说道:“那可未必!”

  话音一落,顿时场中的气氛就如同凝固了一般,那个青年修士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死死盯着李山。很明显李山轻佻的话语惹怒了对方,让对方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挑战,顿时就要教训李山,让他明白身份的差别。

  下宗弟子到元极宗之后,在同一境界上必须称元极宗弟子为师兄师姐,就像李山和曾子偃同样身为筑基巅峰修士,李山就必须称呼曾子偃为师兄,其实真正的战力二人水平差不多,至少在不择手段之前二人的战斗力差不了多少。

  很明显这个师兄师弟的称呼不过是彰显“元极宗弟子”这个身份而已,然而李山眼前的这个元极宗修士显然将这个“师兄”的成分夸大了,甚至忘了李山的实力甚至要比他还高超一些,毕竟李山的神识强度摆在这里。

  “师兄要和师弟动手么?”李山淡淡的开口,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模样,然而事实上听到这么一声,这个元极宗弟子竟然恢复了平静,对着李山冷哼了一声,道:“这次就放过你!记住了!此处是元极宗!不是落霞谷那破地方!”

  “哗啦!”李山拦住要拔剑的冰阳,乐呵呵仿佛一尊佛陀:“自然是的!”

  “不过嘛,这霸王虎的妖丹,还恕师弟不能交出来了!”李山冷冷一笑,这话一听周围的人顿时大怒,有人骂道:“李山,你不要不识好歹!”

  “若有谁能赢我!我便放弃妖丹!”冰阳冷冷的扫过每一个叫嚣的元极宗弟子,二话不说,长剑出鞘冲向了叫嚣的最嚣张的修士!

  “砰!”那人连忙抽刀抵挡,但长剑上传来的力道让他虎口隐隐作痛,顿时脸色一变,脸色难看的吼道:“混蛋!”

  “你竟敢!”原先威胁李山的那个修士平复的怒气又涌上心头,指着李山鼻子。

  李山对这人的举动就当没有看到一样,兔起鹘落落在霸王虎身边,对一直守在霸王虎身边的曾子偃道谢道:“多谢曾师兄了!”

  “何须多谢,只是出了昆仑秘境莫要忘了请我喝酒即可。”曾子偃温和的笑着。

  随后李山点点头,就把视线投到斗法的几人身上。

  场中,有两三个人一起围攻冰阳,毕竟这不是擂台赛,还必须一对一的比武,冰阳先出手当然被视作挑衅,另外的人不是不打算出手,然而李山虽然在和曾子偃交谈,然而一直笼罩在众人身上的神识一直没有散去。

  并且,李山还一边往外掏阵盘出来,相信若是有人太过分,他不介意将所有阵盘都扔出来。若是只有一两个阵盘他们自信能够打破,毕竟阵盘为了好携带,上面刻画的阵法往往不怎么厉害,但数量多了终究是个麻烦,更何况还有实力不明的李山在一旁虎视眈眈。

  就更加不敢过分了,只能看着场中的情况干瞪眼。

  在场筑基巅峰修士少说也有二十来个,至于筑基后期的更是多了,然而大部分修士全都不敢站出来抢夺霸王虎的妖丹,因为现在霸王虎的身边有两个不知深浅的家伙。

  不得不说,李山和曾子偃一同在霸王虎旁边,形成一个不小的威慑力,让那些想得到妖丹的修士只能选择另外一条道路:挑战冰阳。

  因为冰阳已经放下话,若是有谁能够赢了他,他就放弃霸王虎的妖丹不得争夺,虽然不能保证李山和另外一个修士会不会正面入场,然而好歹少一个竞争对手不是。

  为了大量的分数,这些人简直是拼了命一样。

  当然他们不敢接近霸王虎这边,大多数人都忌惮李山的阵盘,能够随手拿出价值不菲的阵盘,李山的身家丰厚的让人嫉妒,顿时就有人在忌惮李山的同时,又想将李山的财富收入囊中。

  这事情可行啊,现在可是在昆仑秘境中,元极宗宗内不得私斗的规定在此地没用啊!

  顿时就有人神色闪烁。

  再看场中,三个筑基巅峰修士围攻冰阳一个人,还愣是被冰阳压着打,李山也趁着这个机会能够好好地观摩冰阳的剑法——他曾答应冰阳,要和他再打一场,或许是除了昆仑秘境,或许是几年后,现在他发现冰阳的剑法越来越简洁明了,颇有一种简朴归真的意味。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